欢迎来到区块链资讯网
当前位置: 首页 > 老是想小便怎么回事但每次都不多,对门的大姐作者:hahaxi一二三

老是想小便怎么回事但每次都不多,对门的大姐作者:hahaxi一二三

发布时间:2019-02-02 12:38:38
对门的大姐




  下面讲述的是我唯一在现实生活中认识的一位大姐,而且就住我的对门。
  搬到这里已经有两个多月了,这是一套叁居的房子,我租下了最大的一间,对面住着一位大姐带着一个女孩,小女孩是来考音乐学院的,一六,一七岁。
  大姐应该有40多岁了吧,但保养的很好,一六六左右的个头,略有丰满的身材,眼睛大大的,淡淡的妆容,一看年轻的时候肯定是个美女,当然,现在依旧风韵犹存,我个人有点恋臀癖,每次看到大姐那丰满诱人的臀部,都会在心中產生无限的遐想。

  有时无意中在客厅、厨房碰到,也会偶尔的聊两句,以前认识的那些女人,都是通过网络,在网络上我可以尽情的发挥,但是现实中,面对这么一个女人,我还真有些手足无措的感觉。

  但事情的发生就是那么的奇妙,一天周六下午,我呆着没事,一边聊着QQ,一边打开了电脑中的A片,那些日本女演员的叫声弄的我心烦意乱,哈哈。
  当然,我把声音开的小小的,在屋外是听不见的。

  一会儿,听见对面屋门开了,大姐跟小女孩说:下了课早点回来。

  小女孩上课去了。

  突然一个邪恶的想法冒了出来。

  我把电脑中A片的声音开到了最大,看过了很多的A片,早已没了当年初看时的那种面红耳赤,心跳加速的感觉,但是此刻,我能感觉到自己的脸在发烫,由於是老房子的木头门,隔音效果不是很好,平时说话大点声都能听个一清二楚的。

  为了验证一下,我故意走到厨房的冰箱里翻腾了一下。

  整个屋子,包括客厅、厨房,都充斥着那日本女演员的叫床声以及肉与肉相碰撞的声音!回到自己屋子以后,心扑通扑通的跳,心想她会怎么办?是冲过来敲门把我骂一顿?还是就这么装着没听见?还是我现在就把小电影关了?就在这犹豫的时候,对面的屋门开了,听见大姐走了出来,我的心一下子吊了起来,大姐拐了个弯,走到了厨房,听见开水龙头洗手的声音,但是就那么几秒鐘,水龙头又被拧上了,也没听见大姐走回来的声音。

  难道她在厨房听呢,我感觉可能有戏,我该怎么办呢?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,这时候深吸了一口气,我装着去厨房接水,拉开屋门迅速的走到了厨房。
  大姐就站在厨房的水池边,穿着一件短袖紧身的T恤,下身穿着一条红色juice的运动裤,把她那臀部包的紧紧的。

  看我过来,可能一点思想準备都没有,赶紧又拧开的水龙头装着洗手,但我已经看到,大姐的脸红红的。

  我拉开冰箱的门,从里面拿出了一听可乐。

  感觉时间仿佛凝固了,周围的世界都安静了下来,只有屋子里传出来的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的叫声以及「噗、噗、噗」的撞击声。天啊,这声音怎么这么大了,片中的女主角快要到高潮了。

  就在我即将离开厨房的时候,大姐说话了:那个,小x,孩子在的时候能不能别放这么大声,房间隔音不好。啊,好。我也没想到声音这么大。呵呵,没关系,孩子在的话註意一些就可以了。我快步走回了房间,长舒了一口气,「没关系,孩子在的话註意一些就可以了。」难道孩子不在的时候就可以?接下来该怎么办呢,就这么我又换了个片(还是A片,呵呵),声音还是一样的大,过了有五分鐘吧,听见大姐那边从厨房拿了拖把在拖地。

  唉,心想还是在QQ上瞎聊吧,这个对我难度太大。

  但还是有点不甘心,去上个厕所吧,大姐今天穿的也挺性感,再看看她的大屁股。

  就这么我又走出了房门,眼前的一幕让我不敢相信,短短的几分鐘,大姐身上的长裤,已经换成了短裤,就是那种短短的很居家的那种,应该没有穿内裤(这一点在后来得到了验证,呵呵,虽说现在还没有冷下来,但已经过了穿短裤的时节了)。

  雪白丰美的大腿展露在我的眼前,短裤把屁股勒的紧紧的,弯着腰拖地,能隐隐约约的看到那道沟。

  我惊呆了,这算是对我的回应吗?我就这么呆呆的看了几秒鐘,下面已经不由自主的撑起了帐篷。

  该怎么办呢,豁出去了。

  这时候估计大姐也感觉到了我在后面看她,回过头来冲我笑了笑:「我看地臟了,收拾一下。」

  哦,我还说我明天收拾一下厨房呢。

  孩子上课去了,我没事就收拾一下。

  我们说话的时候,房间里一直是A片中女主角那销魂的声音。

  我们家那位,也爱看这个,都四十岁的人了,海。

  怎么没见到大哥过来啊?他在老家上班,孩子明年要考音乐学院嘛,来这上课也不方便,我就干脆带着她住这附近得了。

  我顿了一下:大姐您身材真好。

  呵呵,是嘛,都老了啊。

  不老,您这个年龄才更有魅力和风韵啊。

  哈哈,你真会说话,以前还没发现呢。

  说着她又弯下了腰,继续拖地,屁股冲着我,已经离我很近了。

  这不是分明在诱惑我嘛,我心里一横,不知哪来的勇气,伸出了手,放到了她的屁股上。

  她猛的一回身,惊愕的看着我,突然有有些害羞的低头笑了。

  A片中的叫床声还在屋子里想起,气氛有些尷尬。

  去你屋里。

  坐坐?,把声音关小点,要不楼下的都听到啦。

  大姐说。

  哈哈,有戏。

  我一把拉住大姐的手,拉着她进了屋。

  我迫不及待的吻雨点般的落在她的唇上,脖子上,大姐一边娇嗲的说:慢点,慢点。

  一边穿着粗气。

  退下了她的上衣,原来里面没有穿内衣,两对雪白的乳房蹦了出来,岁月的痕跡也许或多或少的写在了脸上,但大姐的身体还是那么的光滑、丰满。

  我拼命的吮吸着,同时手也伸向了她的私密处,原来这里早已经是春水泛滥啦。

  快点,我要,我要。

  大姐那丰满白皙的胴体,展现在我的面前,熟女给人的感觉就是不一样,各种姿势,仿佛我们已经配合了很多次一样。

  尤其是从后面进入的时候,看着那雪白的大屁股任我进出,感觉太美妙了。
  A片中的叫床声,大姐的叫床声,匯聚成了一首緋糜的交响乐。

  高潮到来了。

  一阵喘息之后,在我的臂弯里,大姐温柔的说:到底是小伙子啊,不过也有过不少女人吧?呵呵,姐姐是让我最神魂颠倒的了。

  得了吧,这么大声的放这个,就是勾引我的吧,小坏蛋!呵呵……小女孩每周只上一次课,其余时间都在屋子里自己练琴。

  我们每周也就有了一次幽会的机会,在她们屋的床上,写字臺上,厨房里,卫生间里,还有在隔壁那间还没有人住的房间里,我们疯狂的做爱。

  小女孩在的时候,我见大姐在厨房里,会跑过去偷偷的掐一下她的屁股,摸一下咪咪,大姐也会假装生气的打我的手,呵呵,真的很刺激。

  前两天发表了一篇文章在这个板块,「对门的大姐」,谢谢很多朋友的回復,我文笔不好,也从来没有写过此类的文章,让大家见笑了,至於有些朋友怀疑是我YY,我不置可否,从二0到五0的都经歷过,需不需要YY,大家心里肯定有数。

  这些本不想写出来,但最近工作很累,晚上回来又不愿意动弹,坐在电脑前无所事事,那就把其中有意思的跟大家分享一下吧。

  我在写这篇文章的同时,对门又传来了小女孩的琴声,还有和大姐讲话的声音,上周末小女孩没去上课,昨天大姐在厨房做饭的时候,我还过去偷偷的捏了一下她的大屁股,换来了一个带着笑容的瞪眼,呵呵。

  再写一个今年初夏发生的事情吧。

  weixin大家都知道吧,故事就从这里开始。

  周六中午附近的人用P代替她吧。

  我:照片好漂亮啊。

  P:人不漂亮?我:人漂亮照片才漂亮。

  P:问题是你指照片。

  我:那也是你的照片啊。

  P:哈哈哈哈哈哈逗你玩。

  我:哈,大美妞。

  P;{:一_二0:}{:一_二0:}就这么搭上了,给我感觉很有个性的小姑娘。

  随后,我问她:在哪里?百盛逛呢?NO,出发去另一家酒店,昨晚这酒店不行。

  哦?来旅游的?出差加散散心。

  别换的太远哦。

  为什么别换的太远啊?方便我们见面啊,哈哈。

  可以啊。

  很爽快的一小姑娘,头一次在weixin碰到。

  但。

  会不会有猫腻,管他呢,先聊着再说吧。

  半个小时候,她发来信息,说到酒店了。

  随后,我们聊了一些废话,比如什么工作,年龄(二七),身高(一六八)等等,她和她的姐姐姐夫一起过来的。

  我说出来吃饭吧,她说现在没时间,能等我闲点么。

  我问大概什么时候呢,她说暂时不知道。

  我想这下又悬了。

  不知不觉到了下午,我发了个信息过去。

  我:还在忙?P:在王府井,和姐姐逛街。

  我:那好好逛吧,今天能见吗?P:应该可以。

  我:有没有大致的时间?P:木有,哈哈。

  我:小坏蛋。

  P;呵呵。

  唉,估计碰上了一个故意跟我逗乐的姑娘吧。

  随后,当天晚上,周日一白天,我都不在主动和她说话了。

  周日晚上,二二点。

  P:在不?P:过来玩啊!最近两天忙死了!刚清闲下来!我早已睡着了。
  周一早上八点,一起床看到了她的信息。

  我:昨天睡的早了,下午见个面啊,留个电话唄。

  信息中午才回过来。

  P:你不上班?我:我不用坐班,今天见个客户就没事了。

  P:哦哦。

  之后又没信息了,我也不给她回信息,内心感觉有点不靠谱,别碰上个诈骗的什么的。

  下午二点。

  P:那你过来找我吧,我在西单。

  多久能到?我:我到西单一个小时吧。

  P:啊。

  一个小时啊,我还没洗澡,还没起床的。

  我:。

  P:那好吧,等你过来再说吧,反正我现在素顏,我也不管啦。

  P:那你等会过来就打我电话唄,我地址电话发给你。

  P:一五XXXXXXXXX,西单XX酒店XXX房间。

  。

  我:收到。

  P:嗯嗯说实话,收到这条信息有些让我震惊,我本来想着是先见个面聊聊天,至於后面的事情嘛,看进展再说,可,没想到,她直接把酒店房间号发过来了。

  我的心里其实挺犯嘀咕的,这样的事情还是第一次见,去不去呢,之前的聊天似乎也看不出什么破绽,算了,不入虎穴焉得虎子。

  到了酒店楼下,这是一家至少四星的酒店。

  还是不很确定,我在楼下又发了个信息给她。

  我:餵餵,我到大堂啦。

  p:我还在房间。

  P:没起呢。

  你上来吧。

  。

  按响了房间的门铃,我的心咚咚的直跳。

  门开了,一个短发的女孩探出了脑袋,冲我微微的一笑,很甜美,进而露出了半个身子,我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,她裸露着肩头,只披了一件浴巾!P:进来吧!随后,她手按着浴巾,回头跑到床上盖上了被子。

  我忐忑的走了进去,把门虚掩着,并没有关上,万一有啥情况,我还可以跑,哈哈,当时真那么想的。

  进屋以后,四下打量了一下,没有其他人,又后悔了,门开着,万一从外面进来人咋办。

  我:誒,门没关上。

  我把门关上。

  P:哦,好。

  随便坐吧。

  门关上后,我坐在了床边上的沙发上。

  她躺在床上。

  刚开始就这么随便聊着,我这么阅人无数的。

  也有点不自然,能看的出来,她也有些害羞。

  仔细打量了一下她,短头发,大眼睛,小嘴唇,一副职场女白领的模样。
  慢慢的,紧张的神经放松了,聊到高兴处,我们都会不约而同的哈哈大笑。
  笑声戛然而止,我坐到了床边,吻住了她的双唇,她搂住了我的脖子。
  她的胸很大,但是很软,下面的水很多,连她自己都不好意思的承认了。
  口交。

  六九。

  让我销魂的是,她跪在床上一边为我吹着,一边用那大眼睛魅惑的看着我。
  后面的就不详写了。

  爆发。

  之后,我们到了浴室,把浴缸放满了水,她躺在了我的身上,我们就这么聊着天。

  欲望又来了,在浴室镜子面前,我从后面又进入了她的身体,镜子中的我们俩缠绵在一起。

  之后又回到了床上,沙发上。

  中间还有个小插曲,我们正忘我的运动着,突然有人来敲门,一个女声:小P。

  我一阵紧张,她说没事,我姐姐。

  她披上了浴巾去开门,那个女声说:去吃饭吧。

  P:不去了,你们去吧。

  屋里有人啊?P:嗯。

  那一会吧,过来叫你。

  P:好。

  门关上后,我们继续。

  做了两次。

  缠绵过后,她说跟我们一起吃饭去吧,我说有谁,她说有她姐姐,姐夫,还有北京的一些朋友,去簋街,一会来接我们。

  我说不去了,等你下回来北京,我请你吃饭吧。

  她说好。

  我说我要去长沙,联系你哦。

  她说一定要联系我。

  之后,她让我帮她看看晚上穿什么好,在我面前试了两套衣服,我为她选了一条花色的低胸长裙,一双坡跟的凉鞋。

  说实话,我一直觉得穿长裙的女孩一定要长发飘飘,但是她一个短发的女孩,能把长裙穿的如此嫵媚动人。

  我说,你给我的经歷很奇特,我是先看到光着身子的你,才看到穿着衣服的你。

  她说:你讨厌啦。

  骨头都酥了。

  事情过去半年了,我没去过长沙,她也没再来过北京。

  不知道现在的她还好吗?我会一直记得那个披着浴巾为我开门的女孩

[ 本帖最后由 7788yoke 于  编辑 ]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7788yoke 金币 +16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  

上一篇: 日儿媳妇,靓姐(01-02)作者:不详

下一篇: 插菊花一点都不舒服,曼谷夜未眠(18-19)作者:海那边的情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