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区块链资讯网
当前位置: 首页 > 乡村孽缘乡村教师饥渴难耐_乡村孽缘56章_乡村孽缘 荒唐教师

乡村孽缘乡村教师饥渴难耐_乡村孽缘56章_乡村孽缘 荒唐教师

发布时间:2019-04-13 09:19:48

"小姐?请问您找哪位?"
大楼柜台的接待小姐打量我两眼,语调虽然客气,但是显得敷衍。
"我找江先生。"我回答。
也许是我生嫩的外表让她怀疑,她继续打量我,完全没有通报的动作。
我放弃和她沟通的可能,直接跑到大厦外的公共电话亭,拨通老黑车上的行动电话。
我礼貌地请问他哥哥是否已经进公司,老黑客气地回答我:"小姐,我正在天母,等江先生上车。"
我明白他的意思,道了谢后,我轻轻挂断电话。
选了一处隐僻、却能看到大厦车库门口、来往车辆的角落,我安静地坐在角落的花台边,开始漫无止境的等候。
时间是漫长的,太阳渐渐移到我的头顶上、然后往西边坠落,在下午两、三点的时候,我看到老黑的车子,从车道另一头慢慢开过来。
车内的视野,被车窗上黑金色的车窗纸挡住,我当然看不见车子里的人,但是我知道他回公司了。
从花台上站起来,我才意识到自己的双腿已经坐到麻痹。
我走到公共电话亭,却没有拨通老黑车上的行动电话,要求哥哥命令职员让我上楼,而是拨了另一通电话,给另一个人。

然后,我拦了一部计程车,要求它载我到附近的超市。
我想,我得吃一点东西。
如果能让哥哥丢下公司,陪着这位"准未婚妻"浪费一个早上的光阴,那么,他是认真的。
既然这样,我也该认真,认认真真演这场戏了。
************
我的胃溃疡发作了。
当天晚上我抱着肚子、痛得扑到地上打滚。
老黑的车子一直到凌晨没回来,大半夜的,李管家只能叫救护车,紧急送我到附近医院的急诊室。
我的哥哥,直到第二天早上,才出现在医院的病房里。
"医生说是慢性胃溃疡。"他一进来就眯起眼看我,沉思的说。
我在他脸上发现一丝研究的神情。

"我记得你以前没有胃病。"他道。
"大概是赶报告、急出来的病。"
我模棱两可、有气无力地回答,这两句话半真半假。
胃病是"养"出来。如果对自己太好,我就没办法改变外貌。
变得虚弱,只是其中一项代价。我知道这个代价很大,但这也是一项武器--
必要的时候,只要一点辣椒就能让我的胃溃疡发作。
但其实,我从来没想过,有一天要拿我的胃溃疡当武器,好让我的哥哥,一早就赶回我身边。
我已经让李太太给你办转院,下午就会转到'正兴医院,。"他突然岔开话题。
"是江哥哥的医院吗?"我知道,那是美国江氏在台湾的产业。
他点了下头,伸手探进衬衫口袋。
"这里是医院,不能抽烟。"我柔声提醒他。

他咧开嘴,从口袋掏出一包口香糖。"我已经一年不抽烟 了。"
这又是让我吃惊的消息。不抽烟,是因为不必再掩饰身上不同女人的气味?

上一篇: 坐公交车竟然插了_印小天插刀门_三角插怎么折

下一篇: 我睡过的六十岁女人经历详情_女人的颜色2大结局_女人的颜色演员表图片